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
  第三百二十六章嫡系

  麻痹的,这几个货看来平常是压抑得太紧了。这不一发泄出来,就有些收不住了。

  哭吧,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  柳岩明白他们的心思,他们这是在为能够死里逃生而高兴,虽然喝醉了,虽然意识不清醒,可是他们还保留着最后底线。

  真是好啊柳岩暗暗的感叹不已。

  再瞧身边的两个,已然是醉眼迷离。

  唐若云喝多了,那是因为心中的不甘心。

  冷凝霜喝多了,那是因为梦想的破碎。

  二人各有各的心思,可谓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  柳大神医却也是开心不起来,麻痹的,这么多,这以后的日子该过啊?

  “咕噜咕噜”一仰脖子,半瓶五粮液下了肚。

  柳大神医从口袋里掏出拨通了肖天麟的。

  这货力气大,正好帮把这几个醉鬼给背到房中去,顺便再将帐给结一下。反正肖家有的是钱,也不在乎这一点。

  柳岩与肖天麟倒也不客气。

  肖天麟接到师父的,立马从被窝里爬了起来,开着他那心爱的悍马,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清远市第一招待所。

  麻溜的处理完所有的事情,肖天麟将泡好的一杯茶端到了柳岩的面前道师父,您喝茶”

  “恩”柳岩身体斜靠在沙发上,臃懒的目光上下扫视了肖天麟一眼道天麟,最近长进不少啊看起来你没少吃苦啊”

  “师父,咱是您的徒弟,咱虽然资质差些,可也不能让您丢面子,您说对吧?”肖天麟笑呵呵道,间,也是递了一支烟,殷勤的给柳岩给点上。

  柳岩抽了一口烟道你有这个想法我很欣慰。对了,记住一定要内外兼修,回头我给你打通下任督二脉。希望你要备加珍惜”

  “谢师父”肖天麟跪拜在地,对于师父的承诺,也是欣喜异常。

  “好了,天麟,别整那一套,我不喜欢。对了,你姐的情况样?”柳岩估摸着已经差不多快一月了,肖茜应该已经完全康复了。

  果不出柳岩所料,肖天麟的回答与柳岩的猜测完全吻合。

  柳岩闻言,也是颇为高兴。所谓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

  就算为的子孙后代积福吧。

  这货想得倒是深远。

  挥挥,我也要睡了”

  肖天麟很快就离开了,柳岩闭目打起了座,这段刚刚突破,柳岩需要巩固好内力修为。

  清远第一疗养院。

  顾母目光平和的看着略微消瘦的女儿,轻声道雨彤,你是不是和柳岩闹别扭了?”

  顾雨彤没有立刻回答,只是目光投向了远方的茫茫青山,好一会儿才道妈,其实我与他并不像你所想象中的那么一回事?他——他其实已经有女了——”

  顾雨彤的话显得有些低沉,说完之后,小脸也是一阵苍白。

  自打那天与柳岩发生分歧之后,顾雨彤内心一直很矛盾,不是对是。她实在不该如何面对柳岩。

  “哦”顾母闻言,满脸的失落,似乎在感叹着命运的不公。

  曾几何时,顾母认为柳岩与女儿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可是事已至此,似乎已经没有挽回的可能。

  对于柳岩,顾母是打心眼里喜欢的。

  所谓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顾母一也是黯然不已。

  母女间也不该说些,只是静静的坐着,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.......

 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雨,到处都是潮湿一片,天空阴霾霾的,仿佛正验证着母女二人此刻的心情。

  一大早,柳岩醒来的时候,丁铭这货早就坐在了的身边,默默的抽着烟,瞧烟灰缸里的落着的三四颗烟蒂,看起来这厮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。

  “,小冷一早就走了,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。这么多年了,我从来也没见过她对任何男人动过心,莫说动心,即便是一笑,也很是难得。哎,真是可惜啊”丁铭见柳岩醒,轻声的说道,话音中透着极度的无奈与苦涩之意。

  不待柳岩吱声,丁铭继续道从小,小冷就是一个孤儿,是我们国安的一位老前辈收养了她,后来在小冷十五岁那年,老前辈死了,之后小冷就一直在国安工作,一直到成为国安一名优秀的特工。这其中的艰难与苦涩,又有几人?哎——”

  丁铭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闷头抽起了烟.......

  柳岩闻言,心里也是有些不好受,静静的低下头,好一会儿才道丁哥,帮我好好照顾她”

  “你不说我也会的”丁铭点头道,你跟大哥交个底,你到底喜不喜欢小冷?”

  柳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我不可以喜欢她,因为我没有选择”

  “我明白了”丁铭是个聪明人,自然能听出柳岩话中的意思,点点头道,这次托你的福,哥要升官了,国安九局的局长。”

  柳岩在丁铭的胸膛上砸了一拳道早就该升了,我看国安九局的局长太小,要我说,你应该当国安的头”

  “臭小子,真不咱们首长跟你有多大的仇,你这么不待见他”丁铭笑道。

  “不是我不待见他,而是他太小家子气。”柳岩不以为然道。

  丁铭道柳岩,做领导的是要掌控全局的,无论做任何事,那都要以大局为重,你也别站着不腰疼,真若是让你坐上那位置,只怕你也会和他一般无二”

  “哎,我说丁哥,你干嘛总为你们那只不锈钢公鸡说好话啊?”柳岩有些不解道。

  “没办法,我就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,咱做人不能忘恩负义,过河拆桥吧”丁铭道。

  柳岩闻言,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敢情搞来搞去,你丫的是不锈钢公鸡的嫡系啊”

  丁铭“呵呵”苦笑了下,也没回答...........

  第三百二十六章嫡系

  第三百二十六章嫡系


上一章 目录 书架 下一章